拆迁办吴彦祖

KTH(๑˙❥˙๑)

【叙薇】IF:红色羽绒服

《IF:红色羽绒服》

文/又是你的吴.


if线。

虽然差七岁憋不出来,但我能发点别的。








朴叙俊最近太累了,片场休息时明明上一秒还在看剧本,下一秒就合上眼沉沉睡去。


稀奇的是,一向好眠的他居然做了梦。


不过与其说是梦,倒不如讲它是曾经的一段回忆,人生当中随处可见的小小插曲,是由午后、积雪、咖啡氤氲的热气与喧闹组成的一次不经意的心软。


那时他大概刚刚出道,也或许不是,总之就是不温不火,个人资源非常稀少的时刻,没有助理,经纪人也对他放养,一切合作都要自己去洽谈,十分辛苦。


他其实已经过了演员的芽苞时期,虽然是娱乐圈初出茅庐的新人,年龄却已经在花期当中了,当然比起着急,他对未来的规划是相当清晰的,稳扎稳打,合作对象也要靠谱,或许做不到踏足忠武路,但他也不想以后隐退时履历上会有洗不掉的污渍。


那次的合作对象他记不太清了,总之见面地点约在了对方公司附近的咖啡厅,朴叙俊提早来了二十分钟,选了靠窗阳光和煦的位置,给自己点了一杯拿铁。


那队少年就是这样裹挟着寒意,推搡嬉笑着进来,明丽喧闹的撞散了朴叙俊那杯拿铁里轻飘飘的奶香,他往那边随意一瞟,看到的首先是被簇拥在中间番茄一样红的羽绒服,随后是下摆露出的制式校服的一角。


还是孩子呐,朴叙俊在笑声中这样感叹道。


然后他听到有人说:“哎,你在大邱也没有去过咖啡厅吗?那怎么可以诶!”


另有略微低沉的,却显然还带着点如奶香一样软糯的声音笑嘻嘻回道:“可是咖啡好苦啊,我不喜欢喝咖啡,还是可乐好喝,我们不如去快餐店吧?”


有人不赞同的嘘他,扬声道:“一杯美式咖啡,一块草莓蛋糕!只有小孩才会热衷于快餐,大人都要摄入咖啡因的。我请你啦,要是觉得苦吃一口蛋糕就好。”


朴叙俊望着窗外,手中的拿铁忽然没滋没味起来,他默默想,这是什么话,什么叫小孩才会热衷快餐?果然也只有没有体会过为生活四处奔波的小鬼会这样说,咖啡因才不是成长的标志,正相反,应该是成长如咖啡一般苦涩才对。


拒绝他,朴叙俊心里默念道,回去快餐店的舒适区,要慢慢长大才行啊。


可是他的请愿终究没被听到,对方正在犹豫中,就被拖到朴叙俊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了,他听到那位红色羽绒服说:“那好吧,下一次换我请你吃汉堡吧?”


小番茄一样的颜色,小番茄一样的少年。


小番茄背对着他,朴叙俊只能看到他圆滚滚的后脑勺,以及柔顺的黑发,没有什么攻击性,甜的要冒出奶泡来。


小番茄的友人拽了拽他的羽绒服,嫌弃道:“你啊,什么都好,长的也帅,所以能不能不要再穿这件衣服啦?真的很土欸。”


“啊?会土吗?”小番茄忽然像抽芽一样直起身,“什么啊,土吗?可我觉得还好啊,这可是……”


小番茄的友人们两两三三笑起来,朴叙俊又皱眉了,哪里土?这种鲜活的颜色明明正适合这个年纪的少年,再往后,就算要穿这种颜色,社会也不会给他们机会了。


拒绝他,朴叙俊又默默念叨,快拒绝他啊。


可惜人生往往就是这样,总是充满着事与愿违,小番茄想了想,点点头说:“好吧,你说得对,那我下一次出来不穿这件了。”


朴叙俊不再看他了,不会拒绝别人的温柔少年,也不知道是纯真还是其他什么呢。


不过这天朴叙俊并没有见到合作伙伴,对方打来电话向他道歉,说明公司忽然有事情要让他忙,二人可不可以再约个时间,朴叙俊通情达理,十分爽快的应下了。


临走前小番茄的咖啡正好上桌,朴叙俊走去结账,听到那边传来呛咳声,还有他的感叹:“啊,原来成长竟然这样苦痛吗?”


少年们哄笑起来,朴叙俊下意识回头,终于看到了小番茄的半张脸,高挺的鼻梁,柔软的唇,阳光下镀了层金似的,还有眼里隐隐闪烁的细碎光芒。


朴叙俊回头结账,自言自语道:“是啊,这种性格说不定要走上更为艰难困苦的道路呢,所以慢点长大吧,要享受做小朋友的时刻啊。”


他听到小番茄说:“果然还是汉堡和可乐吧。”


朴叙俊是被助理叫醒的,他迷迷糊糊起来补妆,眼前全是红色羽绒服晃来晃去,化妆师小妹妹往他脸上按粉底,边按边说:“叙俊哥难得状态出走诶,所以果然还是这样吧。”


朴叙俊想抬手揉眼睛,手又被化妆师打掉,无奈的说:“是哪样啊?”


化妆师说的理所当然:“防弹少年团的V啊,他今天下午不就回国了嘛?他们都在说呢,叙俊哥特地空出这一下午就是要去约会的。”


朴叙俊眉头微动。


化妆师感叹道:“这么两个好男人诶,所以我到底该羡慕谁?”


朴叙俊好笑道:“你男朋友听到会伤心的。”


“不让他听到不就好了!”化妆师取了刷子,沾上些散粉,在朴叙俊颧骨处扫来扫去,“所以叙俊哥和V平时都去哪里约会啊?我和男朋友平时闲下来只想待在家里呢,不过两位都是浪漫的人哦!我猜猜,烛光晚餐肯定必不可少吧?”


“我想想啊……嗯,礼品店和快餐店吧?他上次告诉我想去买那个限量版的熊来着。”


化妆师愣了一下,随即哀嚎:“什么啊!明明一点都不浪漫!你们可是大明星诶,这样随便真的好吗?!”


导演在叫朴叙俊了,他推开椅子站起身,临走前和化妆师说:“不随便啊,因为我们泰泰还是小朋友,需要慢慢长大才行啊。”


那边传来催促声:“叙俊啊快点!不然下午你没有办法去约会了!”


片场哄笑起来,朴叙俊快跑两步,难得有些脸红。


“来了来了!”


END.

【叙薇】搬家

《搬家》

文/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吴.





1.


金泰亨买房子了,高档小区的大平层,还请了演歌line及几位圈中好友来作客,朴叙俊自然也在其中。


世界级爱豆小脑袋瓜里盛着的都是奇思妙想,十分正式的印了几张邀请函,韩英双语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颁奖典礼的手卡,沾着他喜欢的香水味。


很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。


收到邀请函的朴叙俊失笑,但过后又泛上几分忧虑,邀请函右下角印着时间,正好是他有戏要拍的日子,最近自己很忙,忘记抄一份日程表给金泰亨了,于是出了这么大的撞车事件,他去不了,不知道那孩子会不会和他闹脾气。


其实以金泰亨的温柔性格,虽然一定会失落,但和他生气是肯定不会的,不过朴叙俊还是觉得生气也比他笑眯眯和自己说“没关系的,我知道哥忙”要好,因为这样十分自责的就是朴叙俊了。


为了弥补没法亲自到场的遗憾,朴叙俊特地准备了一份金泰亨最近一定会喜欢的礼物,从外国酒庄搞到的红酒,有证书的那种,花了他不少钱。


Party当天朴叙俊的礼物到得最早,金泰亨坐在客厅拆盒时嘴角一直带着笑,他本来想直接用这个招待客人,但抱了一会儿盒子又不舍得了,小心翼翼重新盖好,藏去了卧室那个特地定做的超大型床头柜里。


藏好红酒后金泰亨掏出手机,等客人的同时想要给朴叙俊发消息,聊天框里的字从“礼物收到了,谢谢哥”变成“谢谢哥,拍戏加油”,又变成“今天哥真的不能来吗”,最后还是十分任性的问道:“哥今天可以过来吗?多晚都行的,我等哥……我想哥了。”


2.


金泰亨和朋友们其实不少聚,经常闲暇时就凑到一起,再不济挤时间也要每个月见几面,关系十分亲近,大家庆祝过金泰亨终于买了房开始独居生活后,吃饱喝足玩过瘾,散场时已经凌晨了。


金泰亨把人都送到门口,原本想要再送到地下车库,被崔宇植一把推回了玄关,这哥叫了助理来接,此时带着酒意数落他:“我们泰亨啊,要注意自己所处的位置,小心被拍到啊。”


当时选住宅时安保因素金泰亨也考虑了,他想说只是送到楼下不会有事的,但崔宇植显然醉了,金泰亨就也顺着他来,很乖巧的扶着门说:“那我就不下去啦,哥小心点,回家以后记得给我发信息。”


电梯正好到,崔宇植和他摆摆手,几个人搀扶着走进电梯,金泰亨回家走到落地窗前,直到看见楼下几个车灯闪烁离去,才扭头收拾起家里狂欢后留下的垃圾。


中途他抽空看了眼手机,朴叙俊还是没有回他,金泰亨不是会胡思乱想的人,于是第一时间替他找了理由,可能是有夜戏吧。


收拾完家时间就更晚了,他今晚其实喝得有点多,然而酒意上头也只是有些昏沉,并不想睡觉,眯着眼跟自己的意志聊天,一会儿想叙俊哥好忙,一会儿又想他今晚大概是不会来了。


于是朴叙俊开门进来时就看到他迷迷糊糊窝在地毯上,短袖滑到肩膀,随意烫了烫的头发卷都有些散了,盖住好看的眉眼。


虽然是大平层,朴叙俊还是不免惊出一身冷汗:就算没有邻居也不能门都不关啊,万一现在进来的不是他呢?那岂不是要出大事?


他今天拍戏时状态很好,但如此争分夺秒还是耽误了不少时间,路上给崔宇植打电话的时候酒气都要顺着线路传过来,朴叙俊本来不想来了,但又想到下午金泰亨的短讯,还是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回这边。


对,回这边。


朴叙俊在玄关换了室内拖鞋——那是他托助理去BT21给金泰亨买的TATA款,十分坦荡的扔在鞋柜外,但金泰亨不喜欢穿拖鞋,所以就成了他的专用。


所以实话实说,其实金泰亨的卧室也有朴叙俊的一半地方,装修他虽然没有插手,但一些零碎的小物件基本都是他添置的。


房子收拾好当天金泰亨就给了他一张门禁卡,还贴了可爱的小贴纸,在角落写了park。


金泰亨笑眯眯看着他,也不说什么,朴叙俊深深看了他一眼,接过门禁卡贴身收好。


他们其实已经瞒着所有人偷偷在一起很久了,从金泰亨和朴叙俊一起拍《花郎》起,又到现在一个是世界级爱豆一个是国民级演员,只要不忙的时候两人就住在朴叙俊家,那时金泰亨还不敢夜不归宿,朴姓男子连哄带骗才能让他在自己家安稳睡下。


实际上金泰亨现在也不敢夜不归宿,他乖惯了,虽然有时跳脱,但出圈的事是绝对不会做的,于是干脆自己买了房——他不出去,朴叙俊过来也可以。


朴叙俊没有什么异议,他自认为不是世界上最了解金泰亨的那个,但这人的一举一动他都有在关注,作为爱豆时对方听公司安排,顺着粉丝心意,这些他全部看在眼里,但朴叙俊希望工作之外他可以只做金泰亨,不用再迁就任何人。


他不了解他,那就只好对他百依百顺。


朴叙俊始终觉得金泰亨哪里都好,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还要乖巧温顺的人了,所以遇到金泰亨以前他是没有理想型的,做演员久了,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总觉得男男女女都差点意思——直到遇上金泰亨。


其实朴叙俊现在也没有所谓的理想型,他只是很喜欢金泰亨而已。


3.


朴叙俊把金泰亨从地毯抱到沙发上,实际上醉的很严重却并不觉得自己醉了的人这才清醒些,手臂软软的搂住他的脖子,哼道:“啊,是哥……哥终于来了啊。”


朴叙俊亲了他一下,尝到一点红酒味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送他的那两瓶,他说:“真的有在等我?你怎么这么乖啊。”


金泰亨很迷糊,说不出什么话,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泰泰语,可爱到了朴叙俊心里,于是不免被捏着下巴翻来覆去地亲。


金泰亨喘不过气来,也不推开他,等朴叙俊撤开些时脸都憋红了,讨饶道:“下次哥不可以亲这么久……呼吸不过来呀……”


朴叙俊:“……”


天知道这孩子为什么会这么乖。


朴叙俊又抱着金泰亨回卧室,那一床的玩偶公仔有粉丝送的,也有别人给买的,朴叙俊送的那一只坐在床头,怀中还抱着Baby TATA,他心又化了一次,将金泰亨轻轻放在床上,拿空调被盖好。


朴叙俊迅速去洗漱,躺回床上时金泰亨就往他怀里钻,大夏天的,他也不嫌热,就那么抱着朴叙俊,哼哼唧唧的,好像还在埋怨他哥体温有些高。


朴叙俊亲了亲他脸颊:“小坏蛋,明明是你自己要靠过来的。”


朴叙俊想,到底要什么时候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过来呢?


他真的好喜欢这个家,好喜欢这个人。


END.

【叙薇】差七岁

不写同人好多年。



0.


爱豆和演员的孩子会是什么?


崔宇植想了想:


他想不出来,反正不丑就对了。



1.


朴叙俊和金泰亨第一次搞上的时候是在《花郎》拍摄结束的第二个夏天。


酒店的采光很好,透过纱质的窗帘给房间拢上一些暧昧不清的朦胧,可惜两人做的事直接越过了暧昧那条线,加了个18岁以下禁止观看的标签。


朴叙俊靠在床头,金泰亨趴在他身上,骨架小而精致,侧面看去只有薄薄一片,胸膛贴着朴叙俊的胸肌起伏,十分磨人。


后来朴叙俊又换了个姿势,从背后进入金泰亨时,已然步入大势的爱豆拖着哭腔,神智不甚清明,一把单薄的肩膀极轻地颤抖着,像上次他们一起去看过的海鸥停陆,朴叙俊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要降落在自己掌心。


Alpha和Omega交合时的信息素在房间内碰撞,草莓味被冷杉温润的气息包裹其中。


“哥……哥,能不能别从背后来?”金泰亨声音低软,从鼻腔中哼出青涩与害羞,手指搅着纯白的床单,黏糊糊说:“我害怕。”


朴叙俊笑了一声,就着结合的姿势将金泰亨翻了个儿,在他压抑不住的哭喘中吻了吻他耳畔,顺着唇齿溜出一点烟草味:“你在床上怎么更爱撒娇了?”


金泰亨脸颊被情欲熏出绯色,他抬手捂住脸,手腕随即被朴叙俊攥在掌中,年轻爱豆耳廓也彻底红了,闭着眼偏过头,半张脸都要藏在被子中,又被朴叙俊轻轻托住下巴。


“是你不要从背后来的。”朴叙俊有些无奈,“你乖一点,不要怕。”


金泰亨被他连哄带骗,眼睛睁开一道缝,乖顺的视线越过迷离的水光直直望进朴叙俊眼底,后者愣了愣,又伸手盖住了这双漂亮的眼睛。


“算了……不想看就别看了,抱着我就好。”


这个年纪的男孩,小小一张脸半只手就要盖住了,朴叙俊一边亲他柔嫩的嘴唇,一边却又兀自后悔,他好像在欺负一个孩子,不过好在他只是长的嫩,已经成年好久了,让朴叙俊不至于真的犯罪。


两人交叠的身体在床上起伏,金泰亨害羞,咬着牙一点声音都不肯透露,草莓味的信息素也像水洗过一样,稍微一撞便要散了,房间里只有朴叙俊偶尔溢出的低喘,随着他用力挺身,被盖住双眼的金泰亨才后知后觉开始有些慌乱。


他抓着朴叙俊的手,在他的指缝里露出被欺负过头的幼兽般的委屈,哼道:“哥……不可以射在里面的……”


朴叙俊被他撒娇的声音刺激得头皮发麻,嘴上没忍住爆了粗口,下身也立刻撤了出来,他迅速探胳膊去拿纸巾,这才没弄脏金泰亨。


“早知道真的要堵上你的嘴。”朴叙俊揉了揉金泰亨的头发,将他揉进被子里,又在发旋处留了个吻,低声道,“不可以在床上这么和别人撒娇的。”


金泰亨觑了一眼朴叙俊,想说“没有别人了,哥是我的第一次”,然而他在某方面却又比常人倔强,将这句话咽回肚子里,闷闷不乐点了点头。


最后是朴叙俊先放开了金泰亨,穿好衣服准备离去时又揉了揉他柔顺的头发,笑着说:“这次就算了,以后不可以再招惹我了,听到了吗?”


金泰亨其实是想说些什么的,但最终还是乖巧的蹭了蹭朴叙俊掌心,整个人缩在被子里,拖长声音说:“好哦——”


朴叙俊冲他摆摆手:“下次再聚。”


TBC.

(≧∇≦)/